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韦显校诉罗月珍等确认合同效力案
作者:杨晓宁  发布时间:2016-12-14 16:25:03 打印 字号: | |
  (无效合同)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都民初字第127号

  2.案由:确认合同有效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韦显校

  诉讼代理人:韦德立,广西辉彪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代理人:黄炳三,广西辉彪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罗月珍

  被告:韦红强

  被告:韦美升

  诉讼代理人:梁立航,都安县安阳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4. 审级:一审

  5. 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李燕飞;审判员:韦景宁、覃安全。

  6. 审结时间:2015年9月25日(经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批准依法延长审限)

  (二)诉辩主张

  1. 原告诉称

  原告韦显校与韦显农(已逝,为本案三被告的亲属)于1985年口头达成一份互换土地使用的协议,并明确用于非农生产,韦显农及其家人均无异议,后双方互换了土地。2002年韦显农去世后,三被告作为其家庭成员也未提出任何异议,而且双方互换土地至今,三刁二队与三刁三队均未提出任何异议且该互换土地使用的行为没有损害双方所在的集体经济组织的合法权益,应该维护双方土地互换现状;其次,原告已向都安县人民政府申请办理了《农村宅基地使用证》。2003年三被告要求原告将互换土地换回,原告予以拒绝,被告于2014年向都安瑶族自治县农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委员会申请,后都安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作出都农仲案【2014】第3号裁决,裁决韦显农与原告韦显校互换承包地的行为无效,为此,原告遂诉至法院,要求判决确认原告与被告亲属韦显农互换土地的行为有效,并判决确认被告与原告争议的土地的使用权归原告所有。

  2. 被告辩称

  首先,原告韦显校没有按照约定将土地作为砖场使用,依照协议理应换回,其次,韦显农与原告互换的是被告户的基本农田,原告在未办理任何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将该地做为非农建设,违反了我国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再次,原告和韦显农属于不同集体经济组织,对承包地只有经营使用权而没有处分权,两人互换土地行为是无效行为;最后,原告与韦显农互换土地没有经过集体经济组织讨论认可,没有经过政府的审批程序,互换土地程序违法,因此两人互换承包地的行为应属无效。

  (三)事实和证据

  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原告韦显校系都安瑶族自治县安阳镇苏利社区三刁三队村民,三被告系都安瑶族自治县安阳镇苏利社区三刁二队村民,与三被告亲属韦显农分别属于不同的集体经济组织。1985年11月20日,原告韦显校因加工水泥砖需要场地,经与韦显农协商,约定原告韦显校与韦显农进行土地互换以经营加工水。2003年原告韦显校停止在互换地上加工水泥砖,三被告要求原告将互换地换回,原告予以拒绝,为此,原、被告发生纠纷。2012年10月三被告以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合同纠纷为由将原告诉至都安县人民法院,该院于同年12月作出(2012)都民初字第754号民事裁定,裁定该案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审理范围,该裁定已生效。2014年7月,三被告向都安瑶族自治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申请确认韦显农与韦显校互换承包地的行为无效,都安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经过审理裁决确认韦显农与韦显校互换土地的行为无效。原告不服裁决向都安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原告与被告亲属韦显农互换土地的行为有效,并确认被告与原告争议的土地的使用权归原告所有。

  以上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 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都民初字第754号《民事裁定书》,证明三被告于2012年10月向都安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后被法院裁定该案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

  2. 2014年都安瑶族自治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作出的都农仲案【2014】第3号《仲裁裁决书》,证明原告与被告就土地承包纠纷向都安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申请仲裁,仲裁委裁定原告与韦显农互换土地的行为无效;

  3. 三被告持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合同书》、《证明》,证明三被告对争议的土地享有合法的承包权;

  4. 三刁三队、三刁二队群众出具的《证明》,证明2003年之后原告已经停止在互换土地上打砖;

  5. 荒芜土地现场照片,证明原告已经停止在互换土地上打砖;

  6. 1984年《中共中央文件》,证明1985年原告与韦显农互换土地的行为违反了当时政策的强制性规定,互换行为无效。

  (四)判案理由

  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第一,原告与被告都确认是在都安瑶族自治县安阳镇苏利社区三刁二队范围内,该争议地所有权属于三刁二队集体经济组织,韦显农作为该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依法取得该争议地的使用权和承包权。在韦显农过世后,该承包地的承包权由其继承人继承,即该案三被告在承包期内共同享有继续承包该地的权利。第二,无论是《中共中央关于一九八四年农村工作的通知》还是2002年颁布的《农村土地承包法》均禁止承包地性质转变,也禁止了非同一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之间的承包地互换行为。原告与韦显农不为同一集体经济组织内的成员,其互换承包地的行为无效。虽然原告将其互换土地的性质进行了变更,但因其与韦显农互换土地的行为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自始无效,因此该争议地仍为三被告依法享有承包经营权的三刁二队集体土地。

  (五)定案结论

  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条、第三十一条、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1. 驳回原告韦显校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韦显校负担。

  (六)解说

  本案关注焦点是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行为性质的认定。

  一方面,关于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主体适格问题。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是土地承包经营权法定的流转方式之一,是土地承包方之间为了方便耕种或者其他各自需要,将各承包地调换使用的一种行为。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条:“承包方之间为方便耕种或者各自需要,可以对属于同一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进行互换。”因此,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应当满足以下两个条件:第一,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的目的是为了方便承包方的耕种或者各自需要;第二,互换适用的主体仅仅限于同一集体经济组织。在本案中,由于原告韦显校与韦显农分别属于不同的集体经济组织,双方互换行为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因此,案例中法院正是基于此规定而判决双方互换土地承包经营权行为无效。

  另一方面,关于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形式适格问题。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采取转包、出租、互换、转让或者其他方式流转,当事人双方应当签订书面合同。采取转让方式流转的,应当经发包方同意;采取转包、出租、互换或者其他方式流转的,应当报发包方备案。”在现实中,大量存在土地承包者之间口头约定互换土地经营权的事项,认定此类口头形式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行为的性质是一个难点,在我国《物权法》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自土地承包经营权合同生效时设立”,《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二条也规定“承包合同自成立之日起生效。承包方自承包合同生效时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可知,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取得不以书面合同的存在为要件,那么,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互换也同样不以书面合同的存在为要件,只要互换的双方之间协商一致,互换合同就发生法律效力。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行为的备案以书面合同的存在为依据,而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可知,发包方不能以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未报其备案为由请求确认合同无效,因此,向发包方备案也不是承包经营权互换行为生效的必要条件。
责任编辑:杨晓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