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黄杏荣诉都安瑶族自治县物资总公司民间借贷案

作者:杨晓宁  发布时间:2016-12-14 16:16:37 打印 字号: | |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都民初字第269号

  二审判决书: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河市民二终字第106号

  2.案由:民间借贷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被上诉人):黄杏荣,女,55岁,壮族,居民,住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安阳镇新屏路25号

  委托代理人:贺文,广西桂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诉人):都安瑶族自治县物资总公司(以下简称物资总公司),住所地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安阳镇大桥路14号

  负责人韦屿,该总公司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韦勇,广西锐勇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韦景宁;审判员:黄正恒;人民陪审员:卢俊苏

  二审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覃志凌;审判员:邵彬、张桂生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15年7月17日

  二审审结时间:2015年12月29日

  (二)一审情况

  1. 一审诉辩主张

  (1)原告诉称

  原告黄荣杏诉称,2011年3月29日至2011年4月25日,被告物资总公司向原告借款1300000元,2011年4月26日向原告借款1092500,同年4月25日原告与被告签订《房产担保借款合同》确认被告向原告借到上述款项2392500,借期12个月。因借款期限届满,被告未能按约偿还原告借款本息,为此,原告于 2014年5月5日向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偿还本金,法院作出(2014)都民初字第453号民事判决,判决被告偿还原告本金人民币2392500元。但被告没有按照《房产担保借款合同》的约定内容履行支付利息、罚息和复利的义务,也没有履行办理房产抵押签订手续,其行为已构成违约。另外,原告与被告之间并不存在互负到期债务的事实,被告于2013年3月26日无端抵扣原告利息180000元用于偿还卢炳毅拖欠被告的租金,没有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据此诉至人民法院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借款利息和复息、罚息共计人民币386504、86元;2、判令被告返还原告利息180000元;3、判令被告依照《房产担保借款合同》的约定,履行办理房屋和土地使用权的抵押登记手续的义务。

  (2)被告辩称

  被告物资总公司辩称, 一是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原告借款利息和复息、罚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二是合同约定后,双方在实际履行过程中都是按照人民银行同类贷款利率支付利息,并且原告也同意被告支付的方式,视为改变了合同约定支付利息和复息、罚息的内容;三是原告与卢炳毅签订合同是一个整体,因此,原告要求被告支付180000元没有法律依据;四是原告要求被告履行办理房屋和土地使用权和抵押登记手续的义务,不应作为本案之诉来审理;五是因原告未支付租金,构成违约,所以被告才不支付利息。

  2.一审事实和证据

  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1年3月29日至2011年4月25日,被告物资总公司因资金周转困难向原告黄杏荣借款本金人民币1300000元,2011年4月25日又向原告黄杏荣借款本金人民币1092500元,被告向原告两次借款本金共计人民币2392500元。在借款期间,即2011年4月25日,原告黄杏荣与被告都安瑶族自治县物资总公司签订了一份《房产担保借款合同》,双方约定借款期限为12个月,借款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付,若被告不能按期偿还所借款项,原告有权按罚息利率按日计收复利,罚息利率则按贷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收50%确定;被告将其所有的房屋抵押给原告黄杏荣。因被告物资总公司未能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给原,告黄杏荣借款利息和复息、罚息,也没有履行将其所有房屋办理抵押登记手续,为此,原告向法院起诉。另查明,2011年10月24日,原告黄杏荣与被告物资总公司签订一份《房屋租赁合同》,双方之间存在房屋租赁关系,自2011年至今,被告以租金抵利息和另行支付给原告的借款利息共计472998元。再查明,2013年3月26日,被告物资总公司因卢炳毅欠交2011年房租180000元,将原告黄杏荣应得的借款利息抵扣卢炳毅租房租金180000元。

  以上事实有以下证据证明:

  (1)《借条》一份,证明被告向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共计2392500元;

  (2)《房产担保借款合同》一份,证明原告与被告约定借款利息的计算和被告抵押其所有的房产;

  (3)《(2014)都民初字第453号民事判决书》一份,证明被告被判决偿还本金2392500元;

  (4)《还款通知书》一份,证明原告分别于2012年4月23日和2013年5月3日向被告主张按照合同约定还款;

  (5)《房屋租赁合同》一份,证明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有房屋租赁关系;

  (6)《借款及利息计算》一份,证明被告单方计算利息与双方在合同约定借款利息计算方法不一致,属被告违约行为;

  (7)《利息计算表》一份,证明利息按照《房产担保借款合同》约定的计算方法得出的数额;

  (8)《经验管理协议书》一份,证明被告从应支付给原告的利息中扣除18000元作为卢炳毅欠交2011年房租没有法律依据。

  3.一审判案理由

  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签订的《房产担保借款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是双方当事人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之上签订的合同,合同没有违反我国的法律、法规和行政强制性规定,为有效合同。被告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还款本金2392500元义务,应承担违约责任。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借款的利息、复息和罚息386504、86元。被告将原告应得利息抵扣卢炳毅租房租金180000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返还给原告。原告要求被告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办理房屋和土地使用权的抵押登记手续的诉求,不属于本案审理范畴,本院不予支持。

  4.一审定案结论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1)被告都安瑶族自治县物资总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五日内偿还原告黄杏荣借款本金人民币2392500元的借款利息和复息、罚息共计人民币386504、86元;

  (2)被告都安瑶族自治县物资总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五日内返还原告黄杏荣利息180000元;;

  (3)驳回原告黄杏荣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9520元,由被告都安瑶族自治县物资总公司负担。

  (三)二审诉辩主张

  上诉人(原审被告都安瑶族自治县物资总公司)诉称:

  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表现为(1)双方签订的《房产担保借款合同》中并未要求上诉人支付罚息,而一审判决却支持了上诉人利息、复利和罚息的诉讼请求;(2)(2014)都民初字第453号民事判决确认上诉人已将借款产生的利息用于抵扣黄杏荣应支付给上诉人的房租,上诉人所欠原告的仅有2014年1月1日以后的利息;(3)2013年3月26日,上诉人用卢炳毅欠付的18万元房租抵扣应支付给黄杏荣的18万利息是得到黄杏荣认可的。

  2、一审法院将一个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分成两个案件进行审理,一个案件审理本金,一个案件审理利息,人为地造成了多倍计付利息的情况发生,对上诉人合法权益造成了损害。

被上诉人黄杏荣(原审原告)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四)二审事实和证据

  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确认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和证据。另查明:黄杏荣与案外人卢炳毅已于2009年11月离婚。

  (五)二审判案理由

  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2011年4月25日签订的《房产担保借款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认定为有效合同,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黄杏荣已将约定的借款本金足额交付给物资总公司,履行了自己的义务。而物资总公司未能在约定的借款期限12个月内还本付息,故应按合同的约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即:借款期限内的借款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付。逾期的利息,则按罚息利率按日计收复利,罚息利率则按贷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收50%确定。黄杏荣的诉讼请求中包含了利息、复利和罚息的内容,但合同没有关于支付罚息约定,故黄杏荣对于本案利息的计算方法是错误的,物资总公司在上诉理由中亦对此提出异议,因此法院认定被告应支付原告利息和复利共计859502、86元。而扣除物资总公司应收黄杏荣租金抵利息和另行支付借款利息共计472998元后,剩余利息386504、86,因此一审判决物资总公司支付给黄杏荣386504、86元是正确的。另外,由于黄杏荣与卢炳毅已于2009年11月离婚,物资总公司以卢炳毅欠交2011年房租为由扣除了应支付给黄杏荣的180000元利息没有法律依据,应予返还。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所作判决并无不当。物资总公司提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六)二审定案结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520元,由上诉人都安瑶族自治县物资公司承担。

  (七)解说

  本案的关注焦点在于利息、复利和罚息三者联系和法律效力认定问题。

  利息是指债务人在一定期限内使用债权人的资金而产生的增值额。复利是将到期不能支付的利息当作本金,然后按照罚息利率标准根据逾期的期限再计收利息,俗称“利滚利”。罚息的计算与本金、实际逾期的期限有密切联系,是因借款人到期不归还贷款本金,就逾期的期限在原约定贷款利率的基础上加收50%,作为逾期期间的惩罚性利息。也就是说,罚息本身也是利息的一种,只是计算的时段和利率标准与正常(期内)利息计算不同而已。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国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5条规定:“公民之间的借贷,出借人将利息计入本金计算复利的,不予保护;在借款时将利息扣除的,应当按实际出借款数计息。”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通知(1991年8月13日法(民)<1991>21号)第6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第7条规定:“出借人不得将利息计入本金谋取高利。审理中发现债权人将利息计入本金计算复利的,其利率超出第六条规定的限度时,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

  本案中,体现双方当事人意思自治的《房产担保借款合同》明确规定了利息和按罚息利率按日计收的复利,虽然原告黄杏荣主张利息、复利和罚息,最后法院只支持了原告利息和复利的主张,究其原因在于订立合同应当遵循公平等价原则,《全国经济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确定了经济纠纷处理的一般原则:要充分、有效的保护债权人的利益,不能让违约一方或者侵权一方在经济上占到便宜,也不能让债务人或其他人承担不该由其承担的责任。对逾期还款计收了复利,对违约方已是一种制裁,对守约方则是一种补偿,若两者同时计收,则是双重处罚,不符合合同法公平、补偿的基本原则。所以,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是恰当的。
责任编辑:杨晓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