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黄宏洲诉韦俏媛等民间借贷案
作者:杨晓宁  发布时间:2016-12-14 16:11:49 打印 字号: | |
  (可撤销合同)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广西壮族自治区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都民初字第126号

  2.案由:民间借贷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黄宏洲

  委托代理人:蒙桂方,广西辉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韦俏媛

  被告:吴登洲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蓝丹丹;审判员:覃安全;人民陪审员覃福兴

  6.审结时间:2015年6月2日

  (二)诉辩主张

  1.原告诉称

  被告韦俏媛于2008年3月28日向原告借款人民币7万元,并约定于2008年12月31日前还1万元,自2009年起每年12月31日前还5000元,上述部分借款期限届满,被告韦俏媛均未依合同约定履行还款义务,为此向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原告黄宏洲与被告韦俏媛于2008年3月28日订立的借款合同和二被告共同偿还原告借款本金7万元及逾期利息(逾期利息的计算:以1万元为基数,自2009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以5000元为基数,自2010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以5000元为基数,自2011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以5000元为基数,自2012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以5000元为基数,自2013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以5000元为基数,自2014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自2015年1月1日起至偿清借款本金5000元之日止,只要求偿还本金5000元,不要求计算逾期利息)。

  2.被告辩称

  被告韦俏媛辩称,被告韦俏媛给原告黄宏洲出具7万元的《借条》是在受胁迫之下写的,不是被告韦俏媛因为家庭经济困难向原告借款,而是由韦敏争、韦俏媛、黄宏洲三方从事“六合彩”赌博活动形成的赌债,韦敏争是报单人(即买码人),韦俏媛是初级收单人(即代理收码人,由庄家按工作量多少支付辛苦费),黄宏洲是终级收单人(即庄家)。2005年(具体月日不清)韦敏争向韦俏媛报单5万元,即买5万元的“六合彩”的码,韦俏媛收单后又汇总报给庄家黄宏洲,韦敏争在报单中均未中码。按约定,韦敏争应向韦俏媛支付赌资5万元,再由韦俏媛转给黄宏洲,当时,韦敏争无钱支付赌资,只好外出逃债,直到2009年其通过案外人韦龙强已经偿还原告赌债7万元了,为此,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吴登洲在收到法院《应诉通知书》等相关法律文书之前根本不知道原告黄宏洲与被告韦俏媛之间的上述情况,被告吴登洲认为,被告的家庭生活能自行解决,不存在对外借款,即使存在被告韦俏媛对外借款情况,也未用于家庭生活,所以,对原告的主张,被告吴登洲不予认可,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对被告吴登洲的诉讼请求。

  (三)事实和证据

  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被告韦俏媛于2008年3月28日向原告黄宏洲借款人民币7万元,并约定于2008年12月31日前偿还1万元,自2009年起每年的12月31日前偿还5000元,直至偿清借款本金7万元,合同未约定在何种情况下解除合同。上述部分借款期限届满,被告韦俏媛均未依合同约定履行还款义务,为此,原告起诉至法院提出上述诉求。另查明,涉案借款发生于二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

以上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借条》原件一份,证明被告韦俏媛向原告借款7万元的事实;

  2.法院依职权向韦龙强调查,韦龙强证实:一是韦龙强与韦俏媛存在经济上的关系;二是黄宏洲从未委托韦龙强办理相关事项。

  (四)判案理由

  原告黄宏洲与被告韦俏媛签订的《借条》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应认定为有效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合同当事人应当全面地履行合同。被告韦俏媛未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按期偿还借款义务,已构成违约,故原告请求被告韦俏媛偿还到期借款,符合法律的规定,法院予以支持。被告韦俏媛未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偿还借款,依法应支付逾期利息,利息的计算方法:以1万元为基数,自2009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以5000元为基数,自2010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以5000元为基数,自2011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以5000元为基数,自2012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以5000元为基数,自2013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以5000元为基数,自2014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自2015年1月1日起至偿清借款本金5000元之日止,原告只要求偿还本金5000元,不要求计算逾期利息。因原告黄宏洲与被告韦俏媛签订借款合同时未约定解除合同的条件,因此原告请求解除与被告韦俏媛于2008年3月28日签订的《借条》,提前收回未到期借款3万元,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对于未到期借款3万元,如果被告韦俏媛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按期偿还借款义务,原告黄宏洲可另行主张权利,另案处理。

  (五)定案结论

  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1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1、 被告韦俏媛、吴登洲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偿还原告黄宏洲借款本金人民币4万元及其逾期利息(逾期利息计算方法:以1万元为基数,自2009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自2010年至2014年,每年的1月1日至当年12月31日为一期,共五期,每期以5000元为基数,自当年的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

  2、 驳回原告黄宏洲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754元,由原告黄宏洲负担752元,被告韦俏媛、吴登洲共同负担1002元。

  (六)解说

  本案关注焦点在于因受胁迫可撤销合同的认定问题。

  所谓胁迫,是指不法地向相对人表示施加压力,使之恐惧,并且基于此种恐惧而为一定意思表示的行为。一般情况下,商事交易的主体被认为在相关领域具有平等的专业知识和谈判地位,因此推定双方缔结的合同即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受欺诈、重大误解、显失公平等瑕疵,但这并不排除商事交易中的意思表示不自由的存在。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十九条,以给公民及其亲友的生命健康、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或者以给法人的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为要挟,迫使对方作出违背真实的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胁迫行为。 对于胁迫行为的构成要件,我国法律并无明确规定,这导致审判实践中出现适用法律不统一、对当事人权利保护不均衡的现象。但根据该条司法解释来看,胁迫应当有两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是行为手段,以侵害相对方利益为要挟,该利益并不必然限定在物权、知识产权等绝对权范畴,“财产”一词的扩大解释完全可以涵盖债权等经济利益。因此,胁迫不仅包括对公民及其亲属或法人之人格权、财产权等绝对权的现实威胁,而且也应当包含合同债权或期待利益等经济性质的侵害威胁;第二部分是行为后果, 其直接体现在于当事人不能自由、真实的表达内心的想法而做出了违背自己意愿的合同行为,违背了合同法的意思自治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

  在本案中,被告韦俏媛主张签订借条时受到了胁迫,受到胁迫的原因是原告黄宏洲威胁韦俏媛偿还非法六合彩的赌资,但是在整个庭审过程中,被告始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原告黄宏洲采用了何种不合法手段侵害了她的何种利益。因此,认定胁迫的前提条件没有实现,被告主张当然无法获得法院的支持。
责任编辑:杨晓宁